研究发现:器官移植后发生免疫排斥,间充质干细胞可以避免

文章来源:博雅干细胞 

内容来源:福建医科大学 YANG


       日前,王福生院士团队在《干细胞转化医学》发表文章,初步证实了脐带间充质干细胞(UC‐MSC)治疗肝移植后急性免疫排斥的安全性与有效性。




       研究数据表明,输注脐带间充质干细胞治疗肝移植后急性移植排斥反应是可行的,并且可能介导治疗性免疫抑制效应。





       尽管现在有功能强大的免疫抑制剂,肝移植后急性同种异体移植排斥反应仍然很常见。此外,这些免疫抑制剂会导致机体免疫力显著下降,引起严重感染和恶性肿瘤等并发症。




       这项研究将27名同种异体肝移植后发生急性排斥的患者随机分为脐带间充质干细胞输注组或对照组。其中13名患者接受了一次脐带间充质干细胞输注(1 × 10^6/kg体重);一名患者接受了多次脐带间充质干细胞输注;13例患者作为对照组。





图片来自文献[1]




       所有入选患者在输注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后均接受常规免疫抑制剂治疗,并随访12周。接受治疗的患者没有出现副作用,脐带间充质干细胞输注前后监测尿酸、肌酐、乳酸脱氢酶和碱性磷酸酶水平,发现所有指标均在各自的正常范围内。




       在输注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四周后,丙氨酸氨基转移酶水平显著下降,并在整个12周随访期内保持较低水平。




       此外,更重要的是,输注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后,同种异体移植肝组织学得到了改善。




间充质干细胞是预防移植排斥的潜在候选药物




       目前,细胞疗法正成为免疫排斥领域的研究热点,以促进同种异体移植器官的耐受,同时减少与免疫抑制药物相关的副作用。







       间充质干细胞具有再生、抗炎和免疫调节特性,这些特性通过调节先天和适应性免疫反应,抑制T、B淋巴细胞和NK细胞的增殖和功能以及树突状细胞的成熟,并诱导调节性T细胞的产生来实现。




       其中一些效应是由可溶性因子介导的,如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和前列腺素E2等[2]。由于其免疫抑制特性,间充质干细胞被认为是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以及预防移植排斥的潜在候选物。





图片来自文献[2]






研究发现:间充质干细胞在多种器官移植中有贡献




       目前对于器官移植后免疫排斥尚无有效应对手段,虽然不断有新型免疫抑制剂的出现,但是排斥反应仍然是一个棘手问题。上述研究初步证实了间充质干细胞治疗肝移植后急性排斥反应安全有效,可显著减轻移植肝组织损害。




       事实上,近年来陆续有研究发现,间充质干细胞在实体器官移植领域的重要贡献。







       2019年6月意大利研究者报告了一例活体肾脏移植受者用自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诱导免疫耐受获得成功的案例[3]。男性患者37岁,肾病晚期,接受了活体肾脏移植手术,并且接受自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在随后9年的随访中,血清肌酐始终保持在1mg/dL左右(图A)。每6个月测定一次碘海醇的血浆清除率,结果显示肾小球滤过率(GFR)随时间增加的好趋势(图B)。







       此外,还有研究表明间充质干细胞对心脏移植后排斥反应具有免疫抑制能力[4]。






小结




       间充质干细胞易于分离扩散,免疫原性低,还具有旁分泌和免疫调节的功能,所以其在临床治疗免疫介导的疾病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间充质干细胞对器官移植具有明显的免疫抑制作用,减弱器官移植术后的免疫排斥反应,在临床上发挥更为广泛的治疗作用。




参考文献:


[1] Shi M, Liu Z, Wang Y, Xu R, Sun Y, Zhang M, Yu X, Wang H, Meng L, Su H, Jin L, Wang FS. A Pilot Study of Mesenchymal Stem Cell Therapy for Acute Liver Allograft Rejection. Stem Cells Transl Med. 2017 Dec;6(12):2053-2061.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9178564/


[2] Shi M, Liu ZW, Wang FS. Immunomodulatory properties and therapeutic application of mesenchymal stem cells. Clin Exp Immunol. 2011 Apr;164(1):1-8.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1352202/


[3] Casiraghi F, Perico N, Gotti E, Todeschini M, Mister M, Cortinovis M, Portalupi V, Plati AR, Gaspari F, Villa A et al: Kidney transplant tolerance associated with remote autologous mesenchymal stromal cell administration. Stem Cells Transl Med 2020, 9(4):427-432. 


[4] Ding Y, Liang X, Zhang Y, Yi L, Shum HC, Chen Q, Chan BP, Fan H, Liu Z, Tergaonkar V et al: Rap1 deficiency-provoked paracrine dysfunction impairs immunosuppressive potency of mesenchymal stem cells in allograft rejection of heart transplantation. Cell Death Dis 2018, 9(3):386.